只有碎片化的時間,而不存在碎片化的閱讀—— 更新我們的閱讀場景

文章來源:《中國青年報》 作者:沈杰群 韓浩月 從玉華 包包 李怡 時間:2019年04月24日 字體:

刷“文字彈幕”、線上找人同讀、間接參與作家寫作——

共讀時代:每翻一頁書,就掉進一群人的社區

閱讀天然是帶有情緒的,讀者們有分享和討論的沖動,以前我們看紙質書的時候也有,只是紙質書無法提供這樣一個環境,而現在的互聯網產品能夠提供。

今年25歲的外企職員沈逸,一直自詡“一目十行”的閱讀速度碾壓朋友圈,上大學時一天能“刷”完厚厚兩本書。最近,當她在上班地鐵上用“起點讀書”App看小說時,閱讀速度變慢了,因為她從“文字彈幕”里發現了新大陸。

例如她看的小說《美食供應商》,每一段話的末尾都標注一個小小的數字——那是“起點讀書”設置的“段評”功能。點開數字,其他讀者寫的感想一覽無余。作者提一句蛋炒飯的做法,都能引發“彈幕”般的熱評。

如果閱讀不再是一個人的私事,你每翻一頁書就“掉”進一群人熱熱鬧鬧的社區,你甚至還能間接參與到作家的后續創作中……這樣的“共讀時代”,你能接受嗎?

“閱讀天然是帶有情緒的,讀者們有分享和討論的沖動,以前我們看紙質書的時候也有,只是紙質書無法提供這樣一個環境,而現在的互聯網產品能夠提供?!痹奈募旁茨諶薟扛嘸蹲薌嘌鈁炊員頸欽咚?。

共讀時代,可以是“共時間”。比如,“網易蝸牛讀書”App推出的“共讀”功能,讓你把讀書這件事納入“親密關系場”:和相隔千里的朋友們,頗有儀式感地相約同一時間讀同一本書,是不是還有種心有靈犀的浪漫感?

“網易蝸牛讀書”App還會讓你恍若回到需要排隊“等書”的大學圖書館,為了一本好書,天南地北的人們奔向“共讀小組”,彼此凝視對方的進度。被“量化”的閱讀時長,代表了這個陌生社區里每個人的“讀書表情”。

有讀者因此感慨:“只有碎片化的時間,而不存在碎片化的閱讀?!?/p>

共讀時代,可以是“共場所”。

人氣,是閱讀生態環境的檢驗標尺。起點中文網編輯告訴本報記者,他們整個平臺評論數量前50的作品,累計產生超2800萬條評論,單部作品最高評論量達到150萬條,10萬以上評論量也已成為爆款作品的標配?!拔頤悄誆勘嗉幸桓霾懷晌牡墓婢?,當你的作品擁有10萬條以上評論或吐槽,才可以算是人氣比較高的作品”。

而與微信社交緊密綁定的“微信讀書”,開辟了“共場所”的兩種視角。

在“共場所”的微觀視角里,大家能偷窺一眼朋友的閱讀生活,圍觀一個朋友的讀書筆記,或是一覽好友讀書排行榜,就像是鉆進他(她)們家溫馨的小書房。這樣可以參考一下朋友選擇書本的品位,或者“送”一本心儀的書給他人?!拔⑿哦潦欏狽矯娓涸鶉私檣?,今年春節期間,一位來自吉林延邊的男性讀者,共向朋友慷慨“贈”出了173本書。

在“共場所”的宏觀視角里,群體的選擇代表了一代人的思想動態。比如今年春節從除夕至正月初五,“微信讀書”全體用戶共計閱讀1510萬個小時,其中90后群體閱讀時長最久,占總時長的40%。

春節檔口碑片《流浪地球》熱映帶動了閱讀原著的熱潮,“微信讀書”數據顯示《流浪地球》成為春節最受歡迎書目,另外備受寵愛的書目還有《古董局中局》《三體》《明朝那些事兒》《大江大河》等。

共讀時代,還可以是作者與讀者的“共創作”。

編段子、“搶樓”、撰寫角色小傳、梳理作家世界觀……這是粉絲與粉絲之間的“共創作”;同時,在“文字彈幕”尤為密集的小說頁面中,有的作者會主動參與和粉絲的“共創作”中。當讀者吐槽或質疑情節的真實性時,作者“親自下場”極有耐心地寫了四五大段話來解釋構思理念;當有人捕捉到常識性“硬傷”時,作者會迅速更正,并在“段評”里告知所有人:“已改?!?/p>

來自蘭州的作家志鳥村,其連載作品《大醫凌然》,是典型的“行業文”,講述了醫學院學生“凌然”如何一步一步實現“成為世界上最偉大醫生”的目標。為了寫好聚焦醫療領域行業的作品,志鳥村會長期去醫院觀摩手術,體驗距離生離死別最近人群的日常狀態。

志鳥村的書寫細膩而動人,竟然因此引起讀者“參與創作”的興趣。楊沾說,志鳥村在連載《大醫凌然》的時候,曾特別描寫了一下手術區周圍的環境,其中包含垂掛著的綠蘿?!白髡叩謀澩錛記殺冉蝦?,尤其那個綠蘿的擬人化描寫很生動,結果就被讀者們發現了,大家覺得綠蘿纏纏繞繞的,和邊上的植物很有CP感”。

去點開這部作品的“段評”“章評”可以看到,老讀者們刷著新劇情的“文字彈幕”,還時不時調侃一下作者:“綠蘿什么時候出???”

而有的高能讀者刷“文字彈幕”是為了給作者提供大量手術案例、各種病情的表征,以及流傳于醫學院學生之間的“?!?。作者有時會采納,并特地用學術論文格式加以備注。其中有兩個經常被pick的高能讀者,成了“文字彈幕區”的風云人物。

有專家指出,如今年輕的讀者,天然帶有“網絡社交基因”。對于他們來說,網絡社交和現實社交沒有太大區別。年輕讀者樂于表達,更樂于分享。

楊沾說:“每個作家塑造的是作品的價值觀、標志人物和主體走向。而整個世界觀的擴展就是靠粉絲們共創出來的?!憊捕寥禾?,為文學創作帶來“社群IP化”的發展新可能。

打卡的選擇權要百分百交給讀者

閱讀打卡有“強制”的色彩。強制自己閱讀,對于成年人來說,未嘗是壞事,都市生活匆忙而慌亂,時間碎片化,注意力不集中,是每個人都要面對與解決的問題,于是,強行在每天的時間里拿出半個小時用來讀書,就有了一種儀式感。

閱讀打卡不是新鮮事,兩三年前就有了。如果說現在的閱讀打卡與過去有什么區別的話,那就是當下的閱讀打卡潮,已經由起初的分散群體現象變成社會現象——從小學生到青年朋友們,從職場白領到家庭主婦,一場閱讀打卡潮流正在席卷而來。

比閱讀打卡更早流行的,是運動打卡。閱讀打卡從形式上幾乎與運動打卡無異,只是內容上不同——運動打卡是為了鍛煉身體,閱讀打卡是為了提升精神世界。但兩者有一個共同處:都是社交媒體時代的產物,將打卡行為分享到朋友圈,一是有邀請眾人監督之意,二是也有彰顯某種生活方式與價值傾向之意。

但當閱讀打卡被融入了社交因素,在一些人那里,難免就會有變味的時候,就像有人為了增加微信運動步數,各種作弊攻略頻出,運動不再是重點,占領朋友圈運動計數封面才是目的。不排除有些人的閱讀打卡行為,和占領朋友圈一樣,只是為了完成一個承諾,拍個照、錄段短視頻,秀一段時間之后便鳴鑼收兵。

閱讀打卡有“表演”的成分,但對多數人而言是有益處的,這也是為什么閱讀打卡生命力如此頑強的原因?!笆奔涔芾懟倍雜諳執死此島苤匾?,把閑暇時間用到哪里,往往決定了一個人的生活質量,如果在人們的時間觀念中沒有給讀書留出檔期,大家是真的沒空讀書的。

閱讀打卡有“強制”的色彩。強制自己閱讀,對于成年人來說,未嘗是壞事,都市生活匆忙而慌亂,時間碎片化,注意力不集中,是每個人都要面對與解決的問題,于是,強行在每天的時間里拿出半個小時用來讀書,就有了一種儀式感。這種儀式感會升華一個人的內在,堅持一段時間讀書的話,閱讀者真能體會到由浮躁變安靜的快樂。讀書是門檻最低的修身養性行為,讀書給予一個人的回饋是巨大的。在講究時間性價比的現代人看來,讀書的樂趣與好處,是值得付出一點“寶貴”時間的。

可以這么認為:依靠閱讀打卡來增加閱讀數量、培養閱讀愛好的人,此前多是不怎么愛讀書的人。有多少人會通過閱讀打卡真正地進入“讀書人”的境界?其比例估計不大。從逐漸愛上閱讀到日常生活離不開閱讀,這兩者之間隔著漫長的“荒漠”地帶,閱讀打卡群體中,會有多數人都會在進入這個“荒漠”地帶或者到達中途時選擇放棄。

真正愛書、愛閱讀的人無需打卡,因為讀書人不用強調閱讀的儀式感,也無需通過閱讀為自己的形象加分,讀書已成為他們的一種本能,看到書就像饑餓的人看到面包那樣。閱讀無需在特定時間、特定地點進行,更無需借助手機拍照錄像并分享到朋友圈的方式,借用外力來督促自己,而是想讀就讀,不想讀就放下。陶淵明在《五柳先生傳》里寫過,“好讀書,不求甚解;每有會意,便欣然忘食”,最大程度排除了功利目的的閱讀,才是真讀書。

閱讀打卡潮流的形成,必然是與政府與社會各層面的倡導、閱讀機構的推廣、商業力量的輔助等協力完成的。在勸人讀書方面,這些年來各種舉措可以用“苦口婆心”來形容,如今終于初步見到了效果,推廣者感到欣慰,閱讀者感到有收獲,其正面意義是值得肯定的。但用一個不太貼切的比喻:勸人讀書如同勸酒一樣,面對不同群體的接受度,要量力而行,要適可而止,不然的話容易“上頭”,讓人產生不適感。

比如目前不少校園都在推行閱讀打卡,呼吁家長要求孩子完成閱讀打卡行動,并將閱讀打卡發送到朋友圈。盡管這種呼吁是一種希望而不是強制,但家長們對來自老師與學校的要求,向來是沒有抵抗力的,于是,閱讀打卡成為不少孩子繁重家庭作業之外的又一壓力來源,有的孩子在完成正常家庭作業后,還要完成英語打卡、運動打卡、閱讀打卡……這還不算完,如果孩子報了鋼琴、書畫等興趣班,興趣班老師安排的打卡任務也要完成,如此多的打卡,會讓孩子變成打卡機器。

閱讀打卡的好處與壞處比例有多大,這真的不好判斷。但有一個方法可以解決要不要閱讀打卡,那就是因人而異,不必用打卡來把讀書變成任務,閱讀打卡的選擇權,一定要百分百交到閱讀者自己手里。喜愛閱讀,一定要是出于對讀書的熱情與渴望,而不是為了貢獻一個數據,為了數據而打卡,這不應是閱讀推廣的本意。

紙質書與電子書,哪個更發光?

無論圖書怎樣智能化,怎樣ALLIN,讀書都是一個需要坐冷板凳、平心靜氣的精神之旅。奔騰的5G、6G、7G,都不如讀書人一顆奔騰的大腦。

有人把地鐵里的紙質書視為發光體,說讀書人就像一束光,照亮了這個浮躁的時代。他們構成了地下流動的圖書館。似乎讀書的大媽有別于在桃花盛開的地方扯絲巾擺POSE的大媽;似乎讀英語原版小說的穿破洞仔褲的年輕人更時尚……

有著兩千年歷史的紙張,在如今這個一個季度銷售1億部手機的中國,格外被意義化。一本紙質書就是一個分水嶺?呵呵。

當你在地鐵玩手機的時候,她在“讀書”,讀書二字加黑加粗,重讀。這樣簡單的二元對立語境就像黑襯著白,煤球里藏珍珠。其實,地鐵里低頭族,很多人在手機上讀書,用Kindle讀書。亞馬遜早早就宣告電子書銷量超過紙版書。嚴格說,不會放光的紙質書并不比發光的屏幕,更發光。被紙質書映襯的臉,并不比被屏幕照亮的臉,更光亮迷人。

電子書、紙質書的纏斗、爭吵已經很多年了,按下不表。

在手機上,我用破碎的時間,讀了不少書。奇特的感受是,無論你身處何處、何時開啟哪一頁開始讀,都會發現你不是一個人在讀,而是一支部隊,千軍萬馬跟著你,一本書,有海量的眉批、評論,那是紙質的留白處不容的。讀到某處細節,你心有戚戚焉,手指劃開批注,發現無數的腳印、聲音在這里停留。

一本尤·奈斯博的推理小說,我讀了18個小時,就像和一群人一起長途旅行,也像聽了18個小時的交響樂,不同的視角、人生閱歷、觀點在這里碰撞。

比如作者筆下寫道,一個屋子里,墻上掛有一幅K2的畫。眉批處、立馬就有人科普K2。K2是世界第二高峰,海拔8611米。但因為冰川、巖石、高空風、雪崩,以登山者27%的死亡率遠高于珠峰,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座沒有在冬季被攀登成功的8000米級山峰。

這樣的點多了,就會發現,你讀完一本書,就像讀了好幾本書。大家會一起談論一本好書,感覺從作者的第一個字開始戀愛,到最后一個字讀完,失戀。那種讀書的快樂,單純且熱鬧。

我也愛買書,家里最大的一面墻給了書,可它還是以驚人的速度蔓延,長著腿兒似的到處爬,入侵了家里的角角落落,看著那些無處不在的書,我很是感慨:在北京近十萬一平方米的房子里,胳膊掄到的每一個弧都是辛苦拿銀子換的,書的附加成本太高了。

可我讀的速度跟不上買的速度,正像這個知識焦慮時代很多人的病癥一樣:以拉稀的速度買書,以便秘的速度讀書。

紙質書有它獨特的魅力,尤其是看到手寫的有溫度的眉批,就像千山萬水得到一只漂流瓶。

我記得讀林海音的《城南舊事》,有一段話:“我站在駱駝的面前,看它們吃草料咀嚼的樣子:那樣丑的臉,那樣長的牙,那樣安靜的態度,它們咀嚼的時候,上牙和下牙交錯地磨來磨去,大鼻孔里冒著熱氣,白沫子沾滿在胡須上。我看得呆了,自己的牙齒也動起來?!?/p>

讀著讀著,我的牙齒也動起來了,我在旁邊的空白處下寫:“哈哈哈哈,太有意思了,我的牙齒也動起來了?!倍嗄旰?,這本書傳到了我上小學的女兒手上,她讀到文章,看到我留下的眉批,也寫了一段:我也是,我的牙齒也動起來了。

真是一段美好的文字,用了幾代人好幾張嘴巴來咀嚼。我真希望我女兒的女兒,也能看到這本書,這段話,這段祖傳標注,說不定,她的牙齒也會動。

不同的時代,不同的閱讀方式,沒有孰高孰低。我在想,若干年后,電子書長什么樣?我們會擁有更高科技的、?;な恿?、看起來似紙非紙的“紙張”?讀馬丁的小說《權利的游戲》,可以隨時切換到了電視劇的場景,讀到某處地理名詞,可以調用博物館、圖書館的資源?我們像科幻電影里一樣,戴著特質眼鏡,葛優躺就能博覽全書?

可無論圖書怎樣智能化,怎樣ALLIN,讀書都是一個需要坐冷板凳、平心靜氣的精神之旅。奔騰的5G、6G、7G,都不如讀書人一顆奔騰的大腦。正如讀林海音,那些牙齒動起來的感動,是會穿透百年的。

與其說,讀書這個行為方式變了,不如說,讀書這件事根本就沒有變。

和手機爭奪閱讀時間

黑洞一樣的手機屏幕,隨時隨地、無時無刻不在給我們投喂信息“餌料”,它們大多短、頻、快、雜,無所不包,彼此之間又多半缺乏關聯,于是我們的注意力和思維就從一個點被引向另一個點,像一只漫無目的、不受控制的彈球,不停地彈跳,不停地“進入—離開”。

我猜,智能手機一定是大大增加了我們的閱讀時間。你看,有那么多人,就連走路的時候都把頭埋在屏幕上,坐在餐桌上吃飯時也把頭埋在屏幕上,任何能把頭埋在屏幕上的時刻,都會抓緊時間把頭埋在屏幕上。

當然,就看怎么定義“閱讀”??矸閡壞闥?,我覺得這也是在閱讀,讀朋友們的生活狀態、每日感悟,讀留言、讀評論、讀點贊,讀熱點事件,讀眾聲喧嘩……甚至,就連觀看像抖音上那樣的小視頻,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“讀”。更何況,手機上不也有正兒八經的讀書App、各類電子書、網絡文學、付費知識和大量并非全無營養的公號文章嗎?

從我們自己這個圓心出發,由近及遠,從家人,到關系密切的親友同事,到泛泛之交甚至從未謀面的微信好友,再到遙遠的外圍世界,我們熱切地關注和閱讀所有這些風吹草動。

黑洞一樣的手機屏幕,隨時隨地、無時無刻不在給我們投喂信息“餌料”,它們大多短、頻、快、雜,無所不包,彼此之間又多半缺乏關聯,于是我們的注意力和思維就從一個點被引向另一個點,像一只漫無目的、不受控制的彈球,不停地彈跳,不停地“進入—離開”。

于是我們好像慢慢失去了停留和深入的能力。

前些天讀到一篇有干貨的公號文章(看,托手機的福),作者說,我們的注意力系統,可以大致分為三個網絡:警覺網絡、定向網絡、執行網絡。警覺網絡讓我們注意到外部刺激,并轉移注意力;而執行網絡呢,則抑制外部刺激,讓我們得以專注在眼前的任務上?!暗?,在這個時代,來自外部的‘噪音’,實在太多了”,導致我們的大腦被訓練得過于“敏感”:“我們就像放哨的士兵,哪怕合上眼睛,仍然睡不安穩,牽掛著外界的一點點風吹草動,生怕錯過什么重要的資訊、信息?!庇謔?,久而久之,“警覺網絡”得到強化,過于活躍,而“執行網絡”則被削弱。

作者形容說,短則幾分鐘,長則半個小時,過于活躍的“警覺網絡”就會提醒我們:該抬頭看看周圍的世界了,小心又錯過了什么東西喔。

哈哈,這種感覺,你是不是很熟悉?

這么說來,或許手機并沒有奪走我們的閱讀,它只是奪走了深度閱讀。就是那種安下心來停留在一處,集中心力去品味、體會、思索,然后,你仿佛觸摸到了那些文字的質感,某種共鳴在你心里升騰而起,你因而慨嘆、唏噓或狂喜;或者某些凜冽的文字讓你瞬間有種醍醐灌頂的頓悟;又或者在那些文字引起的自由聯想之中,突然靈光閃現……那種沉醉和欣悅,那種酣暢和勁爽!

你有多久沒有體驗到這種閱讀的快感了?

不過,跟手機的這種特性對抗,可能是件挺不容易的事。像許知遠這樣熱愛讀書的人,也掉進過它的“陷阱”。他曾在專欄里寫道,“如今我觸碰這個白色金屬物體(iPhone)的時間超過了一切……有時,我要刻意把它扔進書包、塞進沙發的縫隙,總之,讓它離開我的視線……在最初的10分鐘,我會感到巨大的焦躁,希望重新看到它,倘若我能度過這最初的時光,接下來就會是安寧與專注,眼前的書籍與思想變得清晰、豐富,我能在字里行間讀出新的想象”,但“大部分時刻,我失敗了,忙不迭地從書包與沙發里找出它”。

這是幾年前的事了,不知道如今他和手機相處得怎么樣,哈哈。

記得在PC時代,人們當時抱怨說,我們怎么就不由自主地任由“超級鏈接”牽著走呢,比如本來是打算上網去找些資料的,結果打開一個網頁,忍不住點了上面某個鏈接,接著又忍不住點了一個鏈接,又一個鏈接……最后瀏覽半晌,突然驚覺自己“沖浪”也沖得太遠了,說好要找的資料呢?

到了智能手機時代,我們的抗誘惑能力好像沒什么提高,而誘惑卻似乎變得更有誘惑力了。

我曾經很佩服我兒子的一個能力。他3歲的時候,走在偌大的超市,走過一排排擺滿花花綠綠各種美食的貨架,能精準地、很快地挑出兩三樣他想要吃的。他是怎么做到不被其他好吃的誘惑的?我相信我們一定也曾有過這樣的定力,但我們是怎么跟這種定力走散的?

手機不是個壞東西。雖然上面每一個App都在無聲地誘惑我們說:“來看我呀!”但如果我們有足夠的取舍的定力,誰說在手機上就不能進行有效閱讀呢?甚至,只要你眼睛受得了,在手機上深度閱讀一本美妙的電子書,也不是沒有可能。不過,我沒試過。

你會跟著誰讀書?

現今“薦書”的宣推愈發立體高分貝。書店陳列新書、出版社主辦簽售、網站公布書榜、文人站臺友情吆喝,更不用說五花八門且不太好處理的腰封和書封,勸誘著正當其時的文化消費。

如果這個問題放進校園,答案多半會是授課老師。新的課程、新的教學大綱以及特別指定甚至細化到第幾版的教材,督促著遲鈍的假期跑完最后一里路。每學期伊始,是尋書的日子。各科書單化身購物單,教輔類滿200減100,網絡書店花式“體恤”學子囊中羞澀,但偏偏不覆蓋那幾本亟須的書。

有時遇上佛心人,課本隨之屆代傳承。勾畫考點的紙張記載悵然血淚史,揭開新一輪常讀常新。學自動化的朋友不服氣,我們既然刷題,你們搞文的就應該刷書。然而他們刷的習題集雖是正規出版物,終逃不過如抽紙似的用完即棄。畢業離校,越發意識到那群熱衷掉書袋的師長多么純良可愛,書山有路勤為徑,有了他們,會提醒此條書山少折騰。

當讀物是“閑書”,閱讀畫風就從寒窗苦讀秒變為飯后遛彎或者暗夜冒險。漫長的升學階段,“閑書”沒有上臺面的名分,它們流竄在少年們?;刂氐難諢ぶ?,充當亞文化的信使。那很難挨,睡眠少,試題多,閑書似閑人,一旦回憶起來都是輕描淡寫的甜。

我一度熱衷到舊書網求索,想要贖回那時“中二”;擅于臨摹的神人卻沒能如愿學美術;被抓包的先烈則拿到了教師資格證,頂著盡量不誤人子弟的名,不知道是否會選擇手下留情。只是,薦書的人不可考,書的下落不可追。

現今“薦書”的宣推愈發立體高分貝。書店陳列新書、出版社主辦簽售、網站公布書榜、文人站臺友情吆喝,更不用說五花八門且不太好處理的腰封和書封,勸誘著正當其時的文化消費。裝幀考究的書籍困在繃緊的塑封里,排布連成熙攘一片,如香港金魚街掛滿墻之勢。一時起興決定買回放生,開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門。事后卻得承認,不過是換了空間繼續囚禁。長年累月,買書如山倒,讀書如抽絲,知錯就改,改了再犯。亙久的待閱之書,有縱一葦之所如的恬然。一到搬家就幻境破碎,生無可戀。

等到極簡的理念漸長,打開圖書評分來輔助決策,就和使用大眾點評一樣習慣成自然,有效規避精神與財力浪費,此為口碑薦書心得之一。其二則認準作者,交付偶然生成的信任。皆因某一本驚為天人的書閱畢,遂以此為圓心,來往作品一網打盡。像期待新專輯的粉絲,等待著下一本問世,即便大失所望有時,戛然而止有時??詒鍪樾牡彌?,即為同儕互通有無。交換彼此的書單,如分享春游的零食。書單更新,喜悅加倍。如果關于書的話題還在,即使是疏于聯系,大概還是存在著幾個可以推心置腹的小伙伴。

薦書說到底,無外乎個人趣味,甚有私密。

我見過一則書信體薦書,絮絮叨叨地表達她的推薦理由,以及希望對方能讀懂并喜歡,落款有日期。之所以有機會看到這一整頁的手寫豎排繁體字,純屬臺北某校圖書館借閱偶然。學校有學生捐書的渠道,這部朱少麟的作品,顯然被對方有預謀地斷舍離了。我讀過小說全篇,不由猜想其中到底蘊含著什么深意,又如何遭到這樣流離的命運。

假若我是那個一片赤誠的薦書人,我肯定會難過。她是一本含蓄坦然的待閱之書,在那個時間沒有找到有耐心去樂意讀她的人??擅揮邪旆?,生活遠比小說更故事啊。


相關文章

怎样买足球稳赚不赔 十一选五稳赚玩法 手机棋牌游戏21点 幸运飞艇人工杀号网站 星罗斗地主龙虎 赛车pk10计划 麻将游戏旧版本 抢庄牌九规律 黑桃棋牌 手机棋牌 斗牛棋牌游戏 金鹰时时彩全天计划 北京塞车计划网页 北京塞车最精准7码计划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